目前位置:回到首頁 > 出版品介紹 > 醫學人文 > 醫心如月映百川-臺灣急診醫學先行者胡勝川回憶錄
  • 醫心如月映百川-臺灣急診醫學先行者胡勝川回憶錄
    • 作者:胡勝川
    • 年份:2014
    • ISBN:9789866292491
    • 頁數:269
    • 定價:NT$ 300元
    • 購買數量:
    • 前言 合歡山上一場雪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間,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簡稱太管處)召集花蓮縣各相關單位開會,研商如何支援合歡山雪季的「緊急醫療救護」(Emergency Medical Services, EMS)事宜,因為在雪季期間,曾有一名遊客因高山病在山上往生,在雪季勤務檢討會議中,大家希望有醫護人員能在山上服務,以避免類似事件發生。 花蓮慈濟醫院對旅遊風景區的「緊急醫療救護」也很認同,當時我已在急診部門服務了兩年,一聽說可以到合歡山上去救人,正與我的理念相符,二話不說爽快地答應下來,眾人共同成就了這一樁合作案。從此每年一、二月雪季的假日,就有「緊急醫療救護」團隊在合歡山莊為遊客、當地工作人員們解決病痛,開啟了醫護人員在合歡山上服務的先河。「緊急醫療救護」團隊,由一位急診醫師及兩位急診護士組成,於每週六、日上山,為遊客及當地居民服務,這種服務方式實施了兩年,成效不錯,再也沒有人因為遊合歡山而不幸往生,其中更救回了好幾條寶貴的生命。 還記得剛開始,只有慈濟醫院承擔著整個雪季期間的「緊急醫療救護」重擔,但那時的慈濟急診也才剛起步,本身並無足夠的急診專科醫師,於是我向台北榮民總醫院借將,高偉峰醫師、郭健中醫師二話不說就答應前來支援,他們跟我一樣流著「急診」的血,義不容辭、拔刀相助,不講條件,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還大力鼓吹介紹其他急診同事加入,一起完成任務,在好友的熱誠協助之下,我召募急診醫師的工作一點也不費力地就完成了。 慈濟急診護士也一樣不計較報酬、利用自假加入這個團隊,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涂炳旭、蔡雅雯、曾淑萍等等熱血的護理人員。那時候,每週六早上五點,天尚未破曉,團隊成員就到達急診門口集合,開始清點所需攜帶的器材,坐上專用的救護車,在眾人都還在「鼾」睡的時刻,迎著暮色在黑鴉鴉的天色中出發了。途中我們看到了無數個曙光初露的山巒及黎明初升的太陽,八點不到便已經到達合歡山莊。第一年我們是在大禹嶺的醫務室設站,但因為合歡山莊的遊客較多,且高山症大多是在晚上發生,故第二年以後便選擇合歡山莊作為診療的場所。救護車到達合歡山莊後,我們立刻在門口拉起了服務的布條,將山莊大廳布置成簡易的救護站。 二○○二年到二○○六年間的合歡山雪季醫療邁向制度化,太管處與花蓮縣衛生局合作,利用全縣的人力資源投入雪季期間的緊急醫療救護工作,我個人的負擔頓時減輕了不少,在這之前的出勤人力安排上,幾乎完全要靠著個人的人脈,幸好都能順利完成任務。從二○○七年開始,已經有四家醫院願意共同承擔合歡山的雪季醫療,人力資源豐沛,不再只是假日才有緊急醫療救護,雪季期間每天都有醫療團隊在山上服務,讓合歡山「緊急醫療救護」進入新紀元,一想到有這麼多醫護人員,願意如此無私的上山守護民眾的健康,真是令人相當欣慰。 只不過,雪季包含了「過年的假期」,中國人的習慣總是希望過年期間全家團圓、吃年夜飯,尤其是除夕及初一,所以這個檔期,沒有人會自告奮勇報名,身為主管總不能強迫別人,於是這種「黃金檔期」只好留給自己了。所以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在合歡山過了三個「年」。二○○七年初我出勤的日子是從小年夜的前兩天開始,一直到年初四,一共七天,是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為了讓同仁回家過年,老婆體諒我的辛勞,又怕我得「思鄉病」,決定拉著兒子上山跟我一起過新年、一起圍爐。這下子,除了女兒已嫁人,在她夫家過,我們全家都到齊了,想想全家人在合歡山上圍爐,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尤其溫馨的是,我們圍爐的菜及湯頭是靜思精舍師父秉承上人的關心及愛心所準備的。 內人及小犬是在我上山後的第三天才來,兩人一上來就得了嚴重的高山症,經過我細心的醫護及自然的適應,總算逐漸好轉。接下來的日子中,我帶他們去爬山,登上了石門山及合歡主峰,這是他們兩人的第一次登山,我心中的喜悅及激動更甚於他們。歡樂的日子總是特別短暫,他們終於要下山了,我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目送他們離去,繼續留在山上、堅守我的崗位,為病患服務。 嚴格說來,在山上的日子是孤寂的,因為病患不多,平均每天五到十人,而且大多是在一波波遊客上山之後,產生了高山病,實在受不了才會到診療室報到,所以倒是有許多時間可以自由運用,我把握機會完成了兩篇教學檔案、修改好一篇住院醫師的論文、看完一部長篇武俠小說。記得小年夜的午後四點左右,一位年約三十五歲的小姐來到診療室,主訴氣喘、呼吸困難。肺部聽起來沒有囉音或喘鳴音,病患也沒有感到頭痛或噁心嘔吐,我判斷這是一個比較嚴重的高山症─高山肺水腫,按學理如果是高山肺水腫,應該趕快下山接受住院治療,但是病患外觀看不出呼吸快速的樣子,應該是比較輕度的高山肺水腫,為了不打斷病患遊山的雅興,我想若能就地治療,她就不必下山了。於是給病患兩種常用的治療高山症藥物及氧氣治療,病患吸了氧氣之後,感覺逐漸在進步之中,足足吸了三十分鐘之後,感覺好多了,就回到房間去休息。過了一會兒,又有人在敲門,原來是剛剛那位病患,她說呼吸又變得困難了,我內心開始掙扎,到底是繼續治療,還是用救護車送她下山?陷入天人交戰的我,先將思緒歸零,開始為病患做詳細的身體檢查,發現還是沒有囉音、沒有明顯的呼吸加速現象,表示高山肺水腫的情況不是很嚴重,我決定再持續進行治療,於是又給了一劑藥物與氧氣。這時病患的血氧飽和度可以到達百分之一百,這個指標鼓舞著我不要輕言放棄。吸了一個鐘頭的氧氣之後,病患覺得好多了,我問:「要不要把氧氣機推到你們的房間去用?」他們回答:「先回去休息再說。」我又慎重的說:「如果晚上仍然呼吸困難,最好下山比較安全。」之後整個晚上,我都睡不安穩,心中惦記的是那位病患的狀況。第二天一早,看到那位令我牽掛的病患,有說有笑的一邊吃早餐一邊聊天,狀似愉快,我趕快詢問:「昨晚睡得可好?現在還喘不喘?」她回答說:「睡得很好,現在一點也不喘,呼吸非常好,謝謝你!」我終於放下了心裡的一塊石頭。 「緊急醫療救護」是民眾的安全網,高山地區的「緊急醫療救護」更是我們要加強的地方,這一切都要感恩很多人的成就,包括急診室的醫護同仁,有上山的助我完成了雪地醫療的使命,沒有上山的把急診室的「家」顧得很好,整個過年期間雖然病患一如往昔的多,卻一切運作順暢,使我無後顧之憂。 到了第八天,吃完早餐不久,正在打包行李並等待另一批同仁來接班,忽聽見有人大喊:「下雪了!下雪了!」我立刻奔到外面去,果然看到雪花紛紛自天而降,過不了多久,滿山遍野一片白茫茫,猶如鋪上了一層白紗,美得讓人不忍離去。此情此景,令我想起古人有詩云:「淵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復何似?」 從一九七二年國防醫學院畢業至今,四十多年的從醫生涯中,有二十多年都在推廣急診醫學的理念。因為一九八八年,我從美國學成歸國,就致力推廣急診醫學在我國生根發展,雖然開啟了我國發展急診醫學的濫觴,過程中卻遭遇難以言盡的挫折,有時正如寒雪一樣冰冷,但是我想推廣的信念,和松柏一樣堅毅,因為急診的核心價值,就是「搶救急診病人的生命、維護急診病人的權益」,只有建立可長可久且完善的制度,為醫學界培養優秀的急診專科醫師,才是病人之福。 在醫療這條路上,我心如松柏,即使退休了,只要仍有需要,我還是會盡心投入。所謂「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每個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都會有夢想和理想,只要努力去實踐,這樣的過程就是成功,才不虛度此生。 目 錄 猶記青青少年時 從醫之路繫急診 高級心臟救命術 (ACLS) 的震撼 松柏精神再出發 揭開慈濟神秘的面紗 附記 緣盡情未了 附錄 畢業四十年同學會































    台灣[235]新北市中和區建一路1號8樓     8/F, 1 Jian-yi Road, Zhong-he, New Taipei City, Taiwan 235
    Tel: (02)8227-7736    Fax: (02)8227-7735     E-mail: kdp@ms15.hinet.net    郵政劃撥帳號: 12189725
    Copyright © 2008 - 2017 Kingdom Publications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金名圖書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